狹窄空間裡,我像隻待解剖的青蛙,張著M字腿,無助地躺在床上。冷冽空氣裡,幾個穿著白衣的女子走來,其中一位較年長的率先俯身,拿著冰冷的器具撥弄我的私處。「好丟臉喔!」我心裡在吶喊,郤無法逃離這裡。
幾天前,我隱約覺得「妹妹」輕微腫脹,原本不以為意,然而眨眼之間,腫脹處就迅速脹大,連走路都會讓我痛到飆淚,自我檢查也摸到一顆硬粒,輕觸一下就疼痛不已。「也許過兩天那硬粒就自動消失了!」我樂觀的想。
只是第二天,情況沒改善,我還是寸步難行。趕緊找了女醫師,心想應該能避免尷尬,誰知道竟是一場惡夢。
求診時,幾位護士走來問每個病患最近一次的月經和求診原因,我邊小聲回答邊偷瞄身旁陪著女友來的陌生男人,覺得十分尷尬!

潔身自愛疑染性病
終於,護士叫我進診療室,但醫師還在問診,我得排在3個女生後面等候。輪到我時,表情嚴竣的中年女醫師,問沒兩句話,就要我去內診。
在護士帶領下,我走到屏風後一個小隔間,她要我把衣物褪去後躺下,雙腳架高等醫師來,然後便離開了。我聽見隔壁拉門後有聲音,想必是也有人要內診吧。但真的要脫嗎?遲疑間,護士又來了,輕聲責備我:「怎麼還沒脫?」
既來之則安之。女醫師一來,我趕緊「門戶大開」接受審判。布簾後的她看了幾分鐘,什麼都沒說,幾個護士也湊過來觀察。我焦急地問:「請問為什麼會這樣?」她沒回應,一會兒才說:「妳可能要去性病防治所檢查!」接著便轉往隔壁看下個病患。
她的聲音不大,但整個診療間的人,一定都聽得一清二楚。青天霹靂,潔身自愛的我怎會得性病?匆匆穿好衣服回到醫師桌前問:「請問為什麼會有這種症狀?」她依舊沒正面回答,只說:「我給妳開個消炎藥,回去擦在患部,3天後如果沒有消腫,建議妳去性病防治所檢查。」

「妹妹」只是毛囊炎
說完,護士小姐靠過來,示意我可以出去了。我難堪地低頭離開,不敢看別人猜疑的目光。
那3天我簡直是度日如年。既要承受身體的痛,還擔心自己是否得了見不得人的病?3天後,「妹妹」並沒有消腫,讓我緊張得不知怎麼辦;所幸第4天早上,一切恢復正常,我才鬆了口氣!
後來我才知道,這種病叫做毛囊炎,形成的原因很多,像「妹妹」沒有適時保持乾爽、穿緊身褲、熬夜免疫力下降,都容易讓「妹妹」毛囊發炎。
但我不解的是,為何那位女醫師總是避重就輕,難道她也不知這是什麼病嗎?同樣身為女人,女醫師卻沒有同理心,態度倨傲。也許我碰到的是特例,但是我從此以後更注重健康,也算是因禍得福。

創作者介紹

cute bear 的部落格

cute 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